从优雅端庄的知性主持,到昂扬精干的“创业一姐”,步入而立之年的栗坤,在人生的重要节点,自觉该有一些变化,比如去北大深造,比如投身影视。

 

作为耐飞创始人、联席CEO,她说,耐飞是“在人生最合适的时间,做了一件最合适的事情”。

 

从出品头部付费剧《等到烟暖雨收》,到爱奇艺奇悬疑剧场领航剧《悍城》,再到开发乌尔善导演《封神三部曲》IP改编的超级剧集,从影路上,栗坤眼光很准,耐飞对项目也抓得很牢。

 

栗坤说,十几年主持生涯是人生阅历很好的积累,让自己得以心态平和地面对各种逆境和不顺。而在看似喧哗热闹的影视业,她亦深信惟有“耐得住寂寞,才能飞得更高”。


▲栗坤 耐飞创始人&联席CEO




重内容情怀,更要有数据基因


作为一个年轻公司,耐飞是如何拿到这一系列王牌项目的?

 

栗坤表示,其实不能以一个工商注册的时间维度来衡量一个公司的年龄,耐飞可能厂牌相对年轻,但耐飞的人在行业中深耕多年,都不“年轻”了。

 

做主持人十四年,栗坤把这段经历当成人生巨大的补给站,不仅积累了厚实的资源和人脉,获得了不少业界前辈的认可,她投资的互联网类文化产品也都有着不错的成绩。

 

创立耐飞,栗坤找到了“互联网里最懂电影,电影圈里最懂互联网”的网生内容拓荒者卢梵溪担任联席CEO,栗坤深信这是最正确的选择。


 ▲“溪栗”组合栗坤和卢梵溪


“我们不是‘一见钟情’而像是‘日久生情’。一个孤寡男人,一无所有,还拖家带口,而栗坤不仅接受了我,同时也接纳了我的团队。栗坤对于我来说,不仅仅是一个好的工作伙伴,还是我背后坚实的后盾,就是做一些别人想做而不敢做的事情。”身为耐飞联席CEO、兔子洞文化创始人的卢梵溪曾表示,“‘溪栗’组合的诞生,将可以产生1+1>2的最大势能。”


栗坤有着敏锐的投资嗅觉,卢梵溪则仍然保持着网生内容判断的领先性和行动的迅猛,耐飞旗下的“兔子洞文化”是一个针对Z世代付费内容的青年厂牌,并有多部成功作品。“抢占年轻人的时间入口,就是抢占未来的主流风口”栗坤说,希望年轻的95后、00后网生观众从“兔子洞”爬出来的时候,进入到一个美妙奇幻而又引人探索的新世界。

 

耐飞给两个厂牌的分工也有所不同,“相对头部的,或者说超级IP类的开发,我们用耐飞这个厂牌做。而年轻的内容,比如说付费剧、网络电影,包括短视频,我们就用兔子洞文化来做”。例如,在爱奇艺付费观看的《等到烟暖雨收》,就是兔子洞文化出品的成果展现。


▲耐飞今年已上线的两大剧集《悍城》、《等到烟暖雨收》


在项目开发上,耐飞把“好故事”作为核心内容宗旨,集齐影视行业创作的头部力量,与年轻的新锐团队为伍,真正专注内容创作,不断支持原创内容开发,懂作品,也有匠心和内容情怀。

 

作为一家网生内容公司,耐飞团队做的每一个项目都是用产品化思维去定义,试图去用理性的数据分析和产品运营维度去协助内容生产的各个环节,栗坤认为,当你去研究总结用户的行为、喜好、甚至第几秒退出一个视频观看的时候,你会发现其实是有规律可循的。因此,除了在公司内部设立数据团队,耐飞还充分利用外部数据来获得创作上的指导,包括选择IP,评价作品,都以数据作为重要的参考指标。

 

如果说遵循用户选择是出于对外部市场的精准判断,由耐飞出品,栗坤担任总策划的首部系列中国导演纪录片《逐影》则是出于对幕后创作匠人匠心的一种情怀。她说,导演是内容的灵魂,一部作品经历上百个孤独的日夜才有可能被呈现,是不是可以让真正的幕后英雄走到台前?“我觉得做内容的人,是需要有些责任感和情怀去推动一些事情,从导演、编剧、摄像、后期等等产业链各个环节,关注他们,给他们一种前进的驱动力。”


 

栗坤对梦想和情怀的支持总是不遗余力,在最新《逐影》与短视频新锐三感合作的短片中,就身体力行为拥有梦想的年轻人加油打气。

 

做一个能留下来的东西,能让身处在行业中的人感到荣耀,栗坤也表达了《逐影》这个项目的长远立意,“我想通过我们的努力,透过这样一个窗口,发掘有才华的年轻创作人,他们可能是编剧、可能是摄像师、可能是调色师,给予他们认可或者机会,长远的来讲可以使专业的人更专业,让影视行业的工业化进程进步哪怕一点点也是有意义的。”

 

找到伙伴,研究用户,关注幕后创作者,做公司的栗坤其实还是在和人打交道,也解释了耐飞所提出的Nice Partner 计划,除了与一线大咖作家、导演们深度合作之外,也一直持续关注发掘行业内的青年创作人才,从小说作者、编剧到后期、宣发等各个环节的人才梯队,与其保持项目合作。“我觉得耐飞的王牌就是人,就是我们的Nice Partner,内容创作的人都需要彼此依靠。”



赋予IP新能量,增厚IP新价值


除了扎实做足数据调研,牢牢抓住年轻受众群体的审美喜好,耐飞在运营IP上也有自己的理解与坚持。

 

“耐飞不是一家消耗IP的公司,珍视每一个IP是我们的基本态度,而后,我们要为IP做增值和赋能,让不同的用户多维度去感受一部作品的魅力。”手握近30个S级的IP全版权的栗坤表示。

 

耐飞在对天下霸唱《火神》的立体化开发上,就诚意满满。

 

在栗坤的定位中,《火神》是天下霸唱继《鬼吹灯》系列之后的又一巅峰之作。因为它讲述民间民俗,故事性很强,可改编性也特别强,完全具备立体化开发的延展性。


 

栗坤举例,年纪轻轻就屡破奇案的刘横顺在少年时期发生了什么?他身边不同职业,各个兄弟之间也有自己的人生成长故事,只不过在《火神》原著中他们成了配角,但其实他们每个人都可以很精彩。

 

耐飞要做的,就是让《火神》切中不同层面的用户,观众在不同介质中都能感受到一部作品的魅力。

 

比如在动画层面,《火神》注重去重构原著里缺失的主人公17岁时候的觉醒经历;漫画版《火神》则描画主角20岁开始进入社会,展现了其价值观的成熟以及成为领导者的故事;网大的受众可以通过网络电影看到刘横顺身边的这些兄弟们,他们的个人热血成长故事;而超级网剧则再现并丰富原著,描述主角一路成为天津神探的全过程,并且在和霸唱沟通后,耐飞还给主角增添了人物成长弧光和爱情线,以增加女性用户的关注;关于《火神》的有声读物,则基于原著讲述故事。

 

栗坤说,在为IP做增值和赋能的立体化开发上,耐飞先走好《火神》第一步,在整个计划当中,耐飞有好几个IP都有具备做立体化开发的价值。


 

前段时间,《封神三部曲》电影发布一组身材健硕、气宇轩昂、充满原始荷尔蒙力量的“质子团”演员硬照,瞬间吸引大批肯定与褒奖。栗坤说,在同名网剧的处理中,“质子团”正是剧集的一个核心方向,这群质子团成员在进入“质子团”之前热血成长的前传故事是电影中没有详细给到的篇幅,有很大的创作空间。

 

《封神三部曲》作为中国人自己的英雄神话史诗,耐飞将采用电影原班主创出演同名网剧,影剧联动,以确保IP的连贯性以及延伸开发的品质,更可以从传播度、影响力等方面反哺电影。目前,该剧正在剧本创作中。


领先半步去想,快人十步去做


“做内容做未来”的耐飞,一直坚持领先半步,看向行业和市场的未来。

 

当行业尚在讨论网剧分账运作的商业模式,以及如何对付费用户实现有效占领的时候,耐飞旗下青年厂牌兔子洞文化出品的网络剧 《等到烟暖雨收》就已实现了付费网剧的率先盈利,成为分账网剧中跟播期内分账金额最高的网剧,再一次在短期内突破回收的天花板。


不得不说,视频平台爱奇艺和出品方兔子洞文化对于宏观的市场情况以及作品本身的内容定位有着十分精准的把控。


 

栗坤说,开放、自信且有自己标准和态度的Z世代敢于、愿意为内容付费。而当一部剧的“生杀大权”全都交于了这些付费用户,对内容制作的把控要求也就相应提高了。

 

所以,在前期对三大视频平台用户各维度做了详尽的数据调研,经过严密的数据推理之后,他们决定要做一个女性用户喜欢的相对低龄、甜宠虐恋、古风言情的作品,来满足这些用户,把甜宠、撒糖做到极致,古风、言情与权谋的结合恰到好处。

 

“研究用户的心理,做出最符合用户喜欢的内容产品,我们认为它一定是趋势和未来。既然看到它是未来,总得有人迈出第一步,所以耐飞愿意做领先半步的事情,更快人十步地去执行。”栗坤说。

 

而在今年,耐飞与肖洋合作的网络都市偶像剧《天才医生》,同样出于在题材类型上领先半步的尝试。

 


栗坤本人就特别喜欢柳下挥的这部网络爽文《天才医生》,书中所写的“中医天才少年”的设定非常吸引她。但同时,不仅现代中医题材作品在国内特别少,与好莱坞作品中遍地的数学天才、计算机天才、物理天才相比,国内更完全没有一个“天才少年”的人物典型。所以,当“中国的荧幕上缺少天才”的现实环境遇上“这是一个多么让你有想象空间的人设”,耐飞顺理成章买了版权。

 

也恰好,导演肖洋本身就是少年班毕业的天才,几年前突然罹病的亲身经历又让他对于“医者仁心”四个字有着切身体会,项目筹备期,肖洋跟着中医行业的专家在四处采风途中,也接受了不少国医专家的施治,他逐渐康复的病情正印证了中医的奇妙之处。

 

所以,对于执导首部现代中医行业剧《天才医生》,肖洋直言不讳,“在做病人这件事上,我最有发言权,不拍这部剧实在说不过去。”



发掘产业链条,壮大创作梯队


由爱奇艺出品,耐飞、发生影业、公安部金盾、58同城影业联合出品的动作悬疑剧《悍城》近期以不俗的口碑与流量收官。热血、荷尔蒙、美剧质感的《悍城》在悬疑跌宕的剧情中,连环刺杀、警匪火拼、潜伏格斗等元素,无不让人肾上腺素飙升,兄弟手足的真情,悬疑烧脑的推理和爱恨情愁的纠葛,观众直呼欲罢不能。

 

而在《悍城》开发的初期,市场对于这种硬核男人向的悬疑剧并没有清晰的利好指标,作为编剧刘成龙的首部原创作品,栗坤和团队都认为这是一个好故事,共同做了果断的决定,制作投入不菲,从而让行业看到了新类型内容的成果落地。

 

从某种程度上来讲,《悍城》不仅是耐飞对于精品剧集的一次成功尝试,也源于栗坤对人才的精准判断。


 

“刘成龙这个人,无论是他对创作作品的理解、对于未来行业的判断,还是他为人的人品,我觉得跟我们耐飞是特别契合的。”于是两方一拍即合,耐飞不仅与刘成龙有项目上的合作,作为“娘家人”投资刘成龙的发生影业,两方有了资本层面的“血缘”绑定。

 

在这个项目上,从前期的投入到后期的资本绑定,耐飞不遗余力的动用全部的资源帮助《悍城》在IP管理、融资、制作、宣发以及衍生品领域实现精品内容的全价值开发,在这个过程中,也得益于平台方和各个合作伙伴从线上到线下的鼎力支持。

 

而《等到烟暖雨收》的出品方之一麦田映画与耐飞也有着相似的合作形式。栗坤认为,同样做纯网生内容的麦田团队是一支年轻化的队伍,他们在古风言情领域有自己非常独特的创作能力,对于互联网用户也足够了解。

 

包括明年上线的《老子是癞蛤蟆》的编剧潘飞宇、网大届的翘楚项氏兄弟,都是耐飞非常重视的优质合作伙伴。

 


对于这种向心力,栗坤表示“懂内容的人,还是愿意跟懂内容的人在一起合作”。

 

关于“Nice Partner联盟”,栗坤说,这是一个平等合作、互相成就的人才联盟。耐飞为不同维度的人才匹配最需要的资源,为他们适配短板,培育优势,力求让每一部作品都能精彩呈现。

 

未来,栗坤希望耐飞有旺盛持续的内容生产能力,联合“Nice Partner联盟”的优秀人才“跟上时代和内容发展的节奏和速度,为用户生产适合他们的好内容”。